台海往事~郑成功捍卫中国海权第一人


2020-06-24


  郑成功徵税也延伸到了日本。不仅在台湾,郑成功也在日本长崎对中国船发船牌及收取饷银。大船一千至二千两,小船五百两,“週年一换”否则经过郑氏据点,船货充公,船主舵工遭受拘留。当时郑成功可能也在越南、泰国等地对中国船发船牌及收取饷银。

  4月30日,郑成功登陆鹿耳门的日子。几个月前答应要写的稿子,题目写了改,改了又不满意。前一阵子有幸看到袁腾飞的节目:袁游第二季第5期林则徐禁烟背后的真相,影片内提到林则徐是满清时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近代史家範文澜的看法) ,有感而发以此为题,写了这篇文章。

台海往事~郑成功捍卫中国海权第一人

  最近这几年对郑成功多有贬抑,甚至成为主流。能跳脱历史褒贬郑成功,但能从海权时代来创新评判郑成功者,阅读郑永常教授的论文:郑成功海洋性格研究,无疑是必要的。

  1646年郑成功在延平向隆武帝疏陈复国策:据险控扼、拣将进取、航船合攻、通洋裕国。隆武帝闻此策,讚赏有加,封郑成功为忠孝伯,赐尚方剑,挂招讨大将军印。

  后来郑芝龙降清,郑成功才得以真正实践他的“通洋裕国”反清复明之路。是否也符合海上丝路?我不是历史学者。

  郑成功举兵抗清养兵数十万,连年征战,为了确保军费军需来源,势必得自行维护海外贸易的安全与畅通。是自幼耳濡目染其父的海上贸易帝国,也是满清入关、江南战乱所迫,向海洋发展是唯一出路,郑成功因此必须强力睁开眼看世界,因此来自遥远的西方世界,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各国的海权思想急速地在郑成功内心发展茁壮。郑成功认为“沿海地方,我所固有者也。东西洋饷,我所自生自殖者也。”为了维持数十万大军所需,因此郑成功发展出海权思维是顺理成章的事。

  以下证据(实参郑教授论文)应可以证明郑森真的成功发展出近代海权思想:

  徵税无疑是一种拥有主权的思想,而郑成功当时徵税徵到了跨越台湾海峡,他向魍港(台南嘉义交界一带)渔民徵收年税,当然当时统治台湾的荷兰长官于1651年知道后,提出了抗议。郑成功也提出了反制之道,他将下令禁止他属下所有的戎克船和商人来通商,欲迫使大员(台湾安平)的贸易完全停顿。

  此外最为人熟知的是郑成功委託何斌在台湾收税一事,1661年4月,何斌写信给荷兰司令官Janvan der Laen提到:数年前国姓爷禁止帆船自本地开往大员时,大员之长官及评议会命余前往厦门询问国姓爷不许帆船渡航大员之理由。国姓爷对余所问答以:欲于大员徵收关税,余乃返大员将此事明确转告长官。长官再遣余至国姓爷处转达:唯要关税不涉及公司,不致使公司蒙损,则国姓爷欲课税于中国人并无異议。国姓爷以此为满足,乃复准许帆船渡航大员。可见荷兰人顾及大利益,默许郑成功在台湾收税。

  郑成功徵税也延伸到了日本。不仅在台湾,郑成功也在日本长崎对中国船发船牌及收取饷银。大船一千至二千两,小船五百两,“週年一换”否则经过郑氏据点,船货充公,船主舵工遭受拘留。当时郑成功可能也在越南、泰国等地对中国船发船牌及收取饷银。而这样在製度可能在其父亲郑芝龙时代就已经发展成型,而郑成功在耳濡目染之下继承了下来。

  从海外侨民看海权的延伸。1652年9月台南赤崁地区发生了郭怀一抗暴事件。《巴达维亚城日记》记载:“福尔摩沙之中国人因谋反,致九千至一万左右之中国人被荷蘭人所殺。系传自大员,致厦门住民情绪激昂。” 《巴达维亚城日记》亦记载郑成功指责“大员的荷蘭人,亦如马尼拉的居民,将我民视同人類所食的鱼或肉。余闻此事,血液沸腾,大为震怒。 ”这跟当今世界各国誓言保护自己的海外侨民、海外劳工之举同出一辙?

  郑成功所处的17世纪,西班牙统治下的菲律宾(吕宋)发生了三次严重排华事件。而传统中国明朝的态度如何呢?《明经世文编选录》报取回吕宋囚商疏: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贱民兴动兵革;又商贾中弃家游海、压冬不回,父兄亲戚共所不齿,弃之无所可惜!兵之反以劳师,终不听有司言。这若发生在当代,相信政府不敢说出这幺昏聩封闭的话。

  排华事件前两次发生在1603年(1624年郑成功出生),1639年(郑15岁)。1655年8月17日,在大员的荷蘭长官收到国姓爷的一封來信提到:在各地国姓爷的戎克船都被合理对待,唯独去马尼拉交易,国姓爷的部属數年來经常遭受极其可惡、背信的对待。他对西班牙人的做法极为不满,下令封锁,并规定如发现有船要去那裡,人命处死,船货没收。

  值得关注的是郑成功要求大员长官“公告这禁令,并当作此地的规定,不準任何人去。”并警告荷兰长官:“若此公告被大员抵制,大员也将承担严重后果。 ”郑成功对马尼拉的禁航是一种经济制裁,透过海上禁运展现强权,拥有现代强权国家的思维。但荷蘭人基于自己的主权并未遵办,这事触怒了郑成功。他指责“大员的荷蘭人,亦如马尼拉的居民,将我民视同人類所食的鱼或肉。余闻此事,血液沸腾,大为震怒。”因此对大员的禁运,郑成功下令所有船只,百日内回航。

  1662年2月9日,驱逐了台湾的荷兰人,强化了郑成功的海权思维。乘胜追击,郑成功杀鸡警猴,1662年4月25日透过神父警告西班牙马尼拉当局:可惡荷夷不知天则,竟敢虐我百姓,劫夺商船形同盗贼,…,执迷不悟,邀予震怒,遂于辛丑四月率水师亲讨,兵抵台湾捕殺不计其数。荷夷奔逃无路,脱衣乞降。顷刻之间,城池库藏尽归我有,倘彼等早知负罪屈服,岂有如此之祸哉。

  郑成功甚至威胁說:他刚平定台湾,拥精兵数十万,战舰数千艘,原拟率师亲伐,况自台至你国,水路近捷,朝发夕至。其后因马尼拉“遣使前來乞商贸易条款”,因而“暂留师台湾,先遣神甫奉致宣谕。”西班牙马尼拉当局如果能够“及早醒悟,每年俯首來朝纳贡…,赦你旧罚,保你王位威严,并命我商民至尔邦贸易。”但若“一味狡诈,则我舰立至,凡你城池库藏与金宝立焚无遗,彼时悔莫及矣。”

  郑成功对西班牙马尼拉当局的警告,无疑是展现一个现代海权国家的思想与强权行为。我们应当历史放轻鬆地笑看这些遣词用字,发现郑成功可能比当代美国总统川普,菲律宾总统杜特蒂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资料来源/鹭客社:刘相君(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