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gChiang台湾出生‧赢奥斯卡视觉效果奖‧恐龙机器人


2020-06-06


DougChiang台湾出生‧赢奥斯卡视觉效果奖‧恐龙机器人明年2月,Doug Chiang就快要跨入人生的第五十个年头,撇开那开怀大笑时便炸开的眼纹,顶着一头乌黑短髮的他,身材依然Keep得很Fit,完全不像是拥有3个孩子的老爸,尤其他左耳那银色耀眼的耳环,更是宛如青春的标誌。大半辈子都在好莱坞打滚的Doug,是一名出色的影片製作设计师(Production Designer)兼视觉效果美术总监,与诸多知名大导演一起携手合作过,并荣获奥斯卡金像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的肯定。也许就是因为年少时所怀抱的电影梦都已一一实现,才让他如此青春永驻吧!过去的10年里,从《北极特快车》(The Polar Express)、《贝武夫》(Beowolf)、《圣诞颂歌》(A Christmas Carol)到《火星救母记》(MarsNeeds Moms)这4部动画片中,Doug可是导演罗拔湛米基斯(Robert Zemeckis)钦点的製作设计师,角色十分吃重。在实行专业化分工的好莱坞拍摄片厂中,“製作设计师的职务,就是负责设计所有在摄影机前出现的东西,包括场景、角色等。”Doug说,他创造的不只是一个微小的门把,而是一整座城市、一整个世界。“你不必凭空创造一样全新的东西,而是藉由回望过去,深入人类千百年的历史中。”在如此求新求变的电影业里,Doug都是使用这方法来摸索出源源不断的灵感。负责绘製分镜画面每当他接到一项新的任务,他就会开始搜寻大量的相关资料与线索,进而再消化、重组,化为自己创作的养分,譬如在《贝武夫》製製作业里,他便要参考许多17世纪古堡的造型。简单来说,製作设计师要对银幕上一切看得见的东西负责(演员除外),与摄影师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任务主要是在电影前製阶段,与导演一起研究剧本的视觉表现可能性,通常都是由他负责绘製分镜画面设计或也称故事板(Storyboard)。一个场面、一个镜头的意图,不论複杂到甚幺程度,都可以利用故事板具体且準确无误地传达出来,让人一目了然,而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则可以依据它开始进行準备工作。设计真实虚拟场景《圣诞颂歌》是英国着名小说家查理狄更斯的经典着作,是史上最广受喜爱的圣诞故事之一,并多次被改编为电视剧、电影及舞台剧。2009年,导演罗拔湛米基斯决定将它製作成3D动画,并找来着名谐星占基利饰演吝啬刻薄的守财奴史古基一角。Doug表示,举凡剧情发生的19世纪伦敦场景到男主角占基利及其他主角的长相,全都由他领军的部门负责,由于电影採用真人动作捕捉技术(Motion Capture)来製作,结合了真人表演与电脑动画,因此他们也必须同时设计出真实和虚拟的场景,像《北极特快车》、《贝武夫》和《火星救母记》都是同样情况。捕捉技术改造外型所谓真人动作捕捉技术,就是让演员穿着镶嵌着反光和条纹作为标记的“动作捕捉”,摄像机则捕捉表演者的基本动作,随后再用电脑将这些动作数位化进而创造出角色。经过Doug的生花妙笔、一番巧手改造后,占基利在《圣诞颂歌》中幻化成一个又瘦又老的糟老头,那模样让占基利直呼简直是他父亲的翻版,只是形象更“吝啬刻薄”些,这句话听在Doug耳里,未尝不是对其专业的一种讚赏。6岁移民美国‧仍记得姓江1962年出生于台湾的Doug Chiang,6岁便随着父亲举家移民至美国,在密歇根州当地落户生根,虽然不谙中文,但他还记得自己姓“江”。在家中排行老二的他,自小便很爱绘画,也酷爱大自然。自从15岁观看了《星球大战》(Star Wars)三部曲之后,因备受震撼,他的一生也就此改变,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暗地立下志愿将来势必要拍出这样的作品。当时他已经开始尝试拍摄一些实验短片。父母虽然支持他学艺术,却不晓得日后的他真的会走向这一行,还以为他会成为一名医生或者是工程师。当他从UCLA影片学院毕业后,便在Pee Wee的Playhouse TV系列担任定格动画师而展开其职业生涯。他也曾在知名视觉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担任商业广告片总监,并获取有广告界奥斯卡之称的克里奥国际广告奖(Clio Award)。凭《捉神弄鬼》夺奖1989年,导演罗拔湛米基斯所执导的《回到未来2》(Back To The Future2)是他第一部正式参与製作的电影,当时的他不过是个小咖,专负责道具,工作也不到3个月。4年后,Doug凭着罗拔湛米基斯另一部电影《捉神弄鬼》(Death Becomes Her),拿下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拥有超过20年国际卖座电影製作经验的Doug,除了参与製作罗拔湛米基斯的《阿甘正传》(Forrest Gump),也跟许多知名大导演合作过,像是占士金马伦(James Cameron)的《未来战士2》(Terminator 2:Judgment Day)、奥利华史东的《火乐焚城》(The Doors),他都是担任视觉特效设计师的工作,而在史提芬史匹堡执导、汤告鲁斯担正的《强战世界》(War Of The Worlds),他则是美术部门的要角。助佐治鲁卡斯拍星战前传1995年,Doug梦想成真,如愿以偿加入Lucas film,LTD担任设计总监(Design Director)一职,积极参与首两部《星球大战》前传的製作,与导演佐治鲁卡斯(George Lucas)携手合作。在Doug眼中,鲁卡斯具有非常敏锐的鉴赏能力,“当我把画作拿给他看时,他两三秒之内便能说出自己的想法,若他觉得不够满意,也会直截了当告诉我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一点,让他深感佩服。花年半设计场景角色鲁卡斯负责构思整部电影,而身为一名设计总监,Doug便是将导演脑袋中的想像视觉化,化为平面图像,“有时我会猜对,有时则会猜错。”但他却十分相信佐治鲁卡斯的眼光,绘画过程中也会遵循导演的指导,而导演则给予他充份自由的创作空间。《星球大战》的首部前传中,Doug主要绘製机器人和电影场景,而另一位工作伙伴则负责动物角色,他们花了将近一年半时间来设计,与此同时,鲁卡斯也正在构思电影剧本,因此双方每个礼拜都要开会讨论,告知彼此工作最新的进度,交换新的想法。由于鲁卡斯不仅要把电影剧本平面图像化,甚至要製作成3D动画,原本只有5位艺术家的设计部门,也因而需添增更多人手帮忙。7年製作同部戏萌生退意“佐治鲁卡斯是一名不断修正的导演,彷彿在绘画油画一样。而设计部门则必须一直从旁协助导演。”Doug透露,他从电影前製作业边开始工作,直到拍摄完毕才结束,可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工作经验。整整一连7年都投身在首两部《星战前传》的製作,让Doug感觉自己好像在重複同样的创作,因而萌生退意,不想继续参与第三部前传,就在此刻,罗拔湛米基斯找上了他。勿太依赖电脑绘画技巧最重要“敢于冒险,勇于追求自己的梦想,别让任何人左右你的未来。”Doug告诉自己孩子,要找寻出他们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并每日逐步去实践。回首自己刚刚踏入这一行,当时电脑还没出现,随着时代不断在进步,电影拍摄技术也一直不断在创新,Doug说,学无止尽,必须时刻掌握业内最新动向。然而,“电脑始终只是一项工具,千万别过度依赖,扎实的绘画技巧也是同等重要。”后记幕后功臣功不可没国人通常都是坐在电视或电脑荧幕前观赏一年一度于美国洛杉矶举行的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的现场直播,而一般观众都纯属抱着看热闹、看表演、看大明星的心态,即便是真正的影迷,最关注的莫过于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及影帝影后等大奖得主。颁奖典礼最快也要将近3个小时才结束,只要稍微耐心不够,肯定会转台或直接跳到最精华的部份,因此错过像最佳视觉效果、最佳音效剪辑这类幕后工作人员的获奖环节。但是,电影毕竟是一种声光飨宴,《阿凡达》(Avatar)或《潜行凶间》(Inception,本地译《全面启动》)这类电影能如此叫好又叫座,负责视觉效果的工作人员绝对功不可没,所以下一届颁奖典礼时,不妨留意这些幕后功臣吧!/副刊‧报导:周岳翔‧2011.09.2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