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斑血泪的台湾民主履历:《百年追求》


2020-07-12


斑斑血泪的台湾民主履历:《百年追求》

Photo from Flickr by Christopher Adams

第二波民主运动初期以外省籍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中心,透过《自由中国》杂誌,对蒋介石的威权独裁提出言论挑战。和前一波的反殖民民主运动相较,这一波民主运动的思想格局显得局限。先前热烈讨论的现代性诸面向,政治的、经济的、阶级的、思想的、宗教的、性别的,如今都不复见。运动的唯一目标和思想,是西方式的自由民主体制。然而运动也因此更统一,目标更聚焦。而且,更为直接面对强权,因此也需要更大的勇气。

在这一波运动的后期,外省籍自由主义者开始超越以言论批判威权独裁。他们和具有社会基础的本土菁英结合,试图成立反对党。本省人和外省人结合,以行动挑战独裁体制,试图促成民主在台湾出现。在二二八所造成的强烈族群敌意中,他们的结合为台湾政治带来新的想像,虽然他们心中仍有疑虑,双方的认同也有所差异。

运动中的外省籍知识分子,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延续。自由主义在中国失败之后,他们试图在新领域做最后的尝试。运动中的本土菁英则多为反殖民运动的延续。他们试图在新政权、新殖民主义下,重新启动追求平等和自主的抗争。中国历史和台湾历史,共同汇流成这个运动。可惜最后的尝试和最后的抗争,都以失败告终。这个运动或许可以视为:两群人在生命后期共同写下的政治遗嘱。

行动虽然失败,他们的言论却成为我们政治社区的道德资产。在那样的时代中,如果没有人发出类似的言论,如今回顾历史我们必然感到羞惭。

他们的遗嘱终在新一代人手中完成。战后出生和成长的一代,成为第三波民主运动的主力和支持者。相同于前一波民主运动,他们创办杂誌,以言论批判威权体制。他们也透过选举扩充社会基础,建立号召人民的反抗中心。也相同于前一波民主运动,他们遭受独裁者的压迫。压迫上一波民主运动的独裁者,其儿子如今以更严厉的方式、更大的规模,压制这一波民主运动。所有运动领导人和积极参与者,都遭受逮捕和严峻的处罚;大多数的民主运动者失去自由,有人则失去母亲和女儿。

然而,不同于上一波民主运动,全面性的镇压并未能让民主运动消逝,反而让独裁政权失去正当性。更多人的参与让民主运动更为茁壮,人民的支持也更热烈。当强力压制无效,独裁政权为了避免更大的灾难,只能让步。结局是,台湾人终于获得将近一百年的追求:民主、平等、自主和尊严。

这正是台湾民主化最重要的启示:人民对民主的坚持、前仆后继,终于逼迫独裁者做出民主妥协。认为台湾民主由蒋经国所推动,这位长达三十年白色恐怖期间实际负责情治系统的独裁者,曾经严厉镇压民主运动的独裁者,这是对台湾历史的最大误解、最大扭曲。

牛津大学一位政治哲学家曾经用《小王子》的故事,讨论我们情感所认同的对象是否必须具备独特性。小王子有一盆玫瑰花,他非常得意,也非常喜欢。有一天小王子经过一个花园,看到满园的千朵玫瑰;和它们相较,他的玫瑰并不特别突出,于是小王子伤心流泪。狐狸要他回家去,好好仔细端详他的玫瑰。小王子依照狐狸的建议,也终于领悟,向满园的玫瑰说:

你们很漂亮,可是你们却是空虚的。没有人愿意为你牺牲生命。我的花看起来和你们一模一样,可是她是我灌溉的,她是我放在花盆中保护的,她身上的虫也是我除的。我听过她的哀怨,我也听过她的骄傲;有时候我甚至聆听她的沈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台湾之所以独特,是因为众多和我们有所连结的先人,他们在其上的工作,如今成为我们共同的故事、共享的记忆。台湾之所以独特,也因为我们今天对它的灌溉。



上一篇:
下一篇: